在上One to One时当读到这篇baptist in holy spirit时我内心就很渴望我可以有天也能baptist in holy spirit,

我羡慕能pray in tongue. 我不敢问,到底要怎样才能pray in toungue...我怕自己做不到。

上victory weekend时,我站了出去,接受了第一次兄弟姐妹替我们pray,可是我依然不能speak in tongue.

第二次,pastor sesenga 摸着我的额头又再次pray, 每个人slay了下去,唯有我一个人还是站着,好像完全没有一回事发生一样。

我心里是焦急和无限羡慕的。。。我很想很想pray in toungue, 那种渴望,在那天晚上的prayer meet里大概是最沸腾的了,

candysqua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