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头鬼weekdays很少联络,顶多一天一通电话,分享一下今天发生的大事,而且多数是我主动打的电话,通常我会在下班时一面和他通电话一面驾车回家,而他一般上也会很忙碌,听完我说话后就会告诉我说他有点忙,无法和我谈太久,我由最初的很不习惯和纳闷直到现在渐渐体谅他的忙碌工作,所以我现在都很乖,一听他说很忙,我就会和他说拜拜,不打扰了,他也会送我一个吻让我心里不那么难过。 

因此,昨天晚上十时左右,我在用著小墨(我和大头鬼的宝贝电脑)上网时,看见手机响了起来,而且是他打来的电话,我就很惊讶,接了电话后,他问我在做什么啊~我说没呀,在上网啊~~他又问我有没有空,可不可以帮他一个忙,(呃..讨厌,我还以为他是想念我才打电话给我的, 唉, 原来是有事情要我帮忙) 我小声地叹息了一声后, 就问他什么事要我帮哦...他又说, 哦..是这样的啦, 如果你得空的话, 可不可以下来替我开一下门啊~~我在你家门口哩~~ 啊~~我吓坏了, 又惊又喜地跑连跳下楼去开门给他, 哈哈..真的是一个傻佬站在我家外面啊...很高兴...我是不是很奇怪? 一点点的惊喜会让我高兴到手舞足蹈~

我一面打他一面问为什么这么夜跑来吓我? 他说想给我惊喜所以就来找我啦~~我还是很高兴, 就一直打他..哈哈...我发现女生都很爱打男友, 为什么哦~~嘻嘻. 然后我们就坐在床上聊天, 他突然眯眯眼地笑著抱住我说, 我们快一年了哦~~我一时不明白他说什么, 还以为他是说我们认识快一年, 我就骂他说, 才不只一年啦~~快两年啦~ 他立刻装哭, 问我到底和谁结婚两年了....哈哈哈...原来他说的是我们在天后宫公证结婚啦...对呀..想一想, 我们法律上注册结婚到九月二十八日就满一年了, 时间过的真快....我到现在还没什么感觉啦...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我這幾天一直幻想我們婚禮那天和過門那天的情形, 我和大頭鬼說我想在過門那天聼他為我唱一首歌, 他馬上答應,問我要唱什麽歌呀~~我就用我五音不全的歌聲唱一次那首很有年代感的歌給他聼~~他聼完后就說好啦好啦,我答應你~~嘻嘻,希望那一天他真的會唱給我聼啦~~希望他記得我指定的這首歌。

然后我告诉他说我又为我们未来女儿想好新的英文名字了, 我这一次很骄傲很有信心地用很有气质的英文说我打算取名为Giselle Hu,  他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说Giselle的广东音听起来像"猪手"啊....天....他还说若我为女儿取这个名字, 女儿一定会恨我一辈子....呃...真讨厌耶....Giselle明明就听起来很有气质啊~~~Layla 他又说广东音像"来啦~" , Giselle他又说广东音像"猪手"...唉....我们的未来女儿的名字真悲惨.....最后他说哎呀,叫普通点的名字啦, 就叫Alice啦, 因为他知道我喜欢愛麗絲夢游記的故事, 我說才不要..那麽普通....如果日後我為我未來女兒取了什麽搞笑的名字, 請你們不要笑她哦...

我只是很單純地很喜歡取名字啦...目前並沒有想生孩子的打算...哈哈... 

對了, 今天是六月的最後一天了, 屬於我的六月又慢慢地逝去了, 再見了六月夏~~ 我會永遠懷念你帶給我最多病痛、最多快樂、又摻雜著點點煩惱的月份....明年再會吧~

candysqua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iselle Hu
  • Hello, my name is really Giselle Hu, I googled my name and was<br />
    led to your site. I never realised my name sounded like "pig&#39;s<br />
    hand" in Cantonese..
  • hi Giselle,



    i think giselle is a very beautiful name, my husband is the only one who likes to make fun on the name.

    candysquare 於 2009/03/05 14: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