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10pm, Dr.Azmi來看我了,我正好在諾大的病房外走廊勤走路,
他一見我就說,well, I can see u still can walk very well,
means that that's not much progress yet..
我一聼,心情掉到谷底,後來檢查,發現仍然只開1指半,
Dr.Azmi建議我第三天早上6am再塞第2顆催生葯,
我問他爲何不能立刻塞?他說晚上的醫務人員人手不足,怕發生什麽冬瓜豆腐沒有人standby,
我和他說,讓我考慮一下,和我丈夫談論一下。他說ok,他在另一個房間等我的回答。
我立刻打電話給大頭鬼,忍不住哭出來了,“你在哪裏???”
大頭鬼嚇死了,在外停車的他立刻沖上來病房聼我說結果。

後來我們討論到一半,Dr.Azmi帶著2個護士進來,看到我哭他又嚇到了,
他問我爲何哭,我說I feel pressure. 醫生很好笑,他又說,why pressure, tell doc, what is ur pressure?
我的壓力是:我很怕不能自然產,我很怕BILL太貴,我很怕又要再留在醫院幾天,我很想回家,我很想小軒。
但是我說不出口。

Dr.Azmi打斷我,說他和護士們討論了,覺得可以先在塞第2顆催生葯,問我意下如何?
因爲在他的旗下的護士crew正好有晚上輪班,他放心讓他們看顧我。(?他說的。)
我就取下内褲,立刻塞了第2顆催生葯。

後來淩晨3時宮縮好像開始加速了,護士檢查,開了3指。

之後他們說如果真的痛到不能忍受,可以叫護士打止痛針。

大約早上4-5時,我痛得不能忍受,直呼要打止痛針!
陣痛每來襲一次,我非得抓著大頭鬼的手吸氣,呼氣。。。
後來大頭鬼也累坏了,躺在沙發沒辦法動彈,還打呼!!我只好自己默默忍受。

打止痛針前,護士們要確定我的寶寶心跳ok,所以又放了那個儀器檢查寶寶的心跳,
可是因爲我開始宮縮厲害,graph一直呈現不到好的形狀??我不知道怎麽解釋,
我忍了很久的陣痛,才打到那個該死的止痛針!
可是,止痛針並沒有很止痛。,頂多止痛一點點,還是有痛啊。。(??)

candysqua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ollipop4u
  • 止痛針並沒有很止痛 <== normal 止痛針 or epidural??
  • normal 止痛針, totally no time for epidural...haha.

    candysquare 於 2010/08/06 16:42 回覆

  •  婉君
  • 我也有打一支normal止痛針,打了不久宸恩的心跳就下跌,醫生馬上決定動手術。我在selayang生產,也是選FPP, 聽主診醫生說在我國只有兩間這樣的醫院,一間是selayang 另一間就是putra jaya.

    我也試過對醫生哭,不過我是產後第三天,當時宸恩黃疸要留院,我的人奶又不夠,焦慮極了。加上我的主診醫生是母奶協會主席,一直盯著我的哺乳情況,哎,反正我覺得當時害怕擔心的事很多啦,當然還是bill咯。

    我的醫生很「壞」,看我哭不是安慰,是問我哭甚麼,語氣不太好。但是現在想回頭他算很不錯了,從我看診開始都給我私人電話,作痛當天我從芙蓉趕回 selayang 時,一路和他電聯。去到醫院時他已在大門口等我。

    看了你的日記,我又想起我的情況,到現在都覺得是一團亂。雖然最後我無法自然產,但是兩種痛一齊來,也是有得受。

    加油哦!
  • beestory
  • 看了你的生産日記,對自己生産的事,我仍是歷歷在目。小方糖,你真的是很勇敢,很棒的媽媽!^.^
  • 芬
  • 婉君,
    请问一下什么是FPP?我也在Selayang生产的~
  • full patient payment.
    我不是在selayang哦。我在 putrajaya
    putrajaya 有政府部門和私人部門。
    私人部門他們稱爲FPP

    candysquare 於 2010/09/02 20:40 回覆